November 10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2,433 views

说实话,这趟青海,来之前就是“嫂子”一句话:“叫弟弟带我们去草原上烤肉”搞得大家心痒难搔的。青海的第三天,愿望实现了,比想象的还好。因为昨晚的讨论还仅限于随便找个地儿,煮也好烤也好,整熟了吃,孩子们就地疯,离城也不用太远。没想到走啊走啊的,路上看到个雪山尖,我强烈要求下车拍照,从岔路拐进来一看,杳无人烟满地是羊啊。小溪水叮铃铃的往前跑,雪山还是远远的,但一看遍知这小溪水的来历。简直有拥抱大地亲吻草尖的冲动。

 

 

草原上很多帐篷出租,设施干净又齐全,奇怪的是,这专门出租杀羊烤羊的地方,没有管理处啊保洁员啊什么的,草地却很干净,生活垃圾很难见着,旁边的小溪可以直接洗菜,透彻心扉的冰冰凉。灶上开火做的第一样是浓浓的奶茶,喝上一杯,心里身外全是暖暖香香的,浓郁的草原味儿。

 

 

这只羊,站在我们隔壁帐篷的门口,我带孩子们去看它,它却很惊慌,惊慌到难以自制,溪溪说,这是图姆那斯先生(纳尼亚里的羊头怪,第一个出现的角色)。

半小时后,来了个屠夫,把羊给砍了,我才知道它为什么惊慌,它知道自己的命运的吧。孩子们吓坏了,个个跑回来不敢再看,只有小董同学从头看到尾,这娃重口味。

想想我也觉得自己矫情, 一边觉得现场宰羊太残忍,羊咩咩多可爱呀,一边又说起来都觉得爽,想想10来个好友,来到这天为盖地为庐的草原上,饿了牵只羊宰了现烤,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人生至高古风境界。

 

 

帐篷内的小碎花

 

 

溪溪自己拿着相机把玩了很久,里面有很多小朋友和大人们在她眼前凹的造型

 

 

我带他们去看看对面山半腰的羊咩咩

 

 

走到对面山半腰,转身就是我们安静的基地。我这一脑子啊,想的全是帝国时代,蒙古族。骑兵呢?

 

 

草原英雄小姐妹

 

 

安静的山坳里,只有轻风,偶有羊叫。白云也静静的呆立上头。

山上慢腾腾的移动着羊

 

这些羊警惕性都很高,根本摸不着。只是有时一赶就从面前匆匆过去

 

山上逛一圈,东西已经烤好,下面的人都吃完一轮了,羊肉串所剩无几。

 

正在烈日下疯玩,突然就天色昏暗,乌云几十秒钟的功夫都黑压压的布满了头顶,狂风大作,吹得人有点站不稳,我们火速把除了灶以外的所有东西搬进了帐篷,可是帐篷也靠不住啊,要掀起来了似的,活脱脱的绿野仙踪第一集,我一边护着溪溪,一边胡思乱想风过后帐篷会不会压住一个大女巫。正想着,外面又敲起叮叮咚咚的细碎的敲击声,我脑子里又念起了诗(对不起我就是这么才华横溢,藏都藏不住),什么大珠小珠落玉盘之类的句子在脑子里乱飞,“嫂子”看着帐篷被风飞起来的缝,大叫道“雪啊!”后来反应过来,冰雹!冰雹!孩子们一呼啦全蹦了出去,不怕脏,不怕湿,不怕冷,什么叫熊孩子?这就是。我们赶紧一个个抓回来穿上了雨衣。满地的小珍珠,真是神奇。(实际上外面很黑,大光圈镜头高感相机,再黑也能白)

 

看到这张图,我会很感动。不知道小溪看着手里冰凉的小冰粒儿,在想什么?

她很小就看完了纳尼亚,纳尼亚是一本开脑洞的书,自从我小时候看了纳尼亚,总觉得任何地方都有世界,有的大有的小。那么手里的小冰粒儿里面,有没有小世界呢?

有一天她问我,妈妈,中国有没有阿斯兰,我说阿斯兰在英国,她说,我也想去英国,去钻那个衣柜。她相信那个衣柜通往纳尼亚,真希望能一直相信下去。

风停了雨驻了。羊的轨迹很有趣,刚才的一阵大风,把羊吹的挤到山坳里没影儿,雨停之后,又慢腾腾的铺得一山都是。

雨停之后帐篷没压住大女巫,却在草原长满了可食用的白蘑菇,娃娃们满山的边跑边找,一会儿就一大包。后来还是不太放心,又全给扔了

手机记录:

 

 

图片要点击查看:)

 

Posted on Monday, November 10th, 2014 at pm 5:31.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