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1st,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1 Comment » | 2,154 views

照片是我哥拍的,今天在他空间里看到这些老照片,感慨万千,物是人非,再过一段时间,这些回忆就到水库底下去了。

↓  这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绥江县进修校,我家住在三楼,这一面是从学校里望进去,房子的那一面,朝着一个坟地,近在眼前,坟地里时不时有人盗坟,所以会有零星的坟是空空的黑洞洞。白天的时候小朋友比胆大,我还曾跟大家一起在坟头上闭眼打过坐。但其实一到晚上,这个坟地令我非常害怕非常恐惧的地方,每天晚上进修校的孩子们一起玩,该回家的时候大家会齐声唱起“桃李开花,各人回家,不回家的是胖娃娃…”各自回家去。因为那片坟地,这栋楼的三层拐角楼梯我总是走得胆战心惊,哥不在的时候,我会大声大声的唱着往家里走,走到三楼常常会突然控制不住,往家里狂奔,边跑边大声喊,妈妈开门!妈妈开门!我很害怕站在门口等着开门,害怕身后。坟地的边缘的树枝,会直接伸到四楼的走廊上,所以我们在那里掏过两次鸟窝

↓  这是进修校的“中堂”,从这里拐进去就可以上楼了。二楼是教室,这个过道饭点时人来人往很热闹,我们爬到二楼拿着鞭炮往下扔。那时候胆子大,什么炮都是手里点了往外扔,往外扔的炮的点火线必须是着火后匀速的,这样好拿捏时间。基本上玩熟了,我们就知道什么时候扔,可以刚好掉到过路人的脑袋正上空。那些来这进修的姑娘小伙子们会我们吓得够呛。

↓  这是学校的厕所,离住的地方老远。下楼还要经常一个小操场。每一遇到下雨天,厕所里的蛆满地都是,连墙上都爬满了。没下脚的地方,一脚下去就噼里啪啦的响。外面那块石板是洗衣服的地方,叫做洗衣板,小时候,妈妈洗衣服的时候我老爱跟着,妈妈边洗边跟邻里们聊天,我闲得没事干,就帮着洗袜子之类的小件,第一次帮妈妈叫我不要弄,免得身上弄湿了,我执意要弄。结果后来每次去,我都得洗这些袜子。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品尝后悔的味道。

↓  进修校的大门口,以前进修校的门是铁栏杆门,我们可以站在上面转来转去的玩。进修校里面的娃都很熟,学校附近也住着不少的娃,两边的娃经常打架,打完我们就往铁门里头跑,只要跑进来就把门一关。

↓  这是进修校门外的自来水厂,每次回家,都会经过这里,离得再远点儿的,是个垃圾场,小时候,会喜欢在这个垃圾场里翻宝贝,一般翻到的都是漂亮的糖果纸,捡到了,洗干净夹在书里弄得平平的。有一次,我在垃圾堆里捡到一个一毛硬币,非常开心,拿着钱,跑到街上买了一分钱的凉拌海带,一分钱一小堆的瓜子,还买了什么不记得了。进修校离家远,小时候觉得走路回家这么远的路程极其枯燥,边吃边回家就有味儿多了,所以一小堆瓜子一会儿就吃完了,但最后的一粒,吃完后,壳会一直在我嘴里,嚼得很烂很烂还舍不得吐,一直要走到这里,自来水厂门口才吐掉。

↓  这是垃圾场再往下,就是绥江县第三中学了。这个学校在建的时候,我正好住在进修校,学校建址处似乎以前是一个坟地,挖地基的时候挖出来很多骨头。有一天我们几个孩子进去工地玩。工地里建好的双杠,我们个儿矮,爬不上去,捡了个圆圆的石头垫着往上爬,结果翻过来一看,是个死人头骨,吓得一哄而散。

↓  再往下,通过这条长长的石阶路,可以到金江街,县里唯一的一条大街。初中长完晚自习回家,这条路很黑,作为一个怕黑的娃,这条路也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这颗树旁每晚都有人点个小灯,供着观音,观音头上顶着一块红头巾,但不知道为啥,我小时候非常害怕红布,蜡烛和观音这样的氛围。 

未完不续。。

Posted on Tuesday, August 21st, 2012 at am 10:56.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One Response to “一些丢失了的记忆”

  1. KA says:

    感觉在看一部极具生活气息的关于童年的老电影 续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