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5 Comments » | 4,210 views

 

↓ 家里的花,总是开得很好,这是月季,小时候总把它跟玫瑰混起来,后来会分辨了,月季是清香,玫瑰的香味更浓郁一些。

↓ 深圳的市花是勒杜鹃,我家的勒杜鹃也开得很好

↓ 这一大团勒杜鹃在的地方,以前是满满的菊花,也非常漂亮。

 

↓ 我家楼顶

↓ 楼顶的小草,花开得正好,这草叫什么名字记不得,但哪里流血了,把叶子弄碎了一敷,就止血了

↓ 我家二楼往下看

↓ 楼顶望出去,那边是金少江

↓ 楼顶种的黄果树(读音)

↓ 我家小院,从楼顶望下去

↓ 这是楼梯间,小时候县城经常停电,停电的时候,这个孔里点上蜡烛。

↓ 楼门

↓ 小院

↓ 小院的花们

↓ 小时候经常站上去,看看自己有多重

↓ 石磨,五姨父是石匠,打的石磨好得很,这是他亲手打的,用了好多年,现在已经不怎么用了,妈妈用这个磨推很好吃的豆花给我们吃

↓ 灶,我们吃菜偶尔也可以吃柴禾饭呢。

↓ 妈妈上街给我买了一盆樱桃。可惜没法带给小溪溪尝尝。

↓ 爸爸在晾衣服

↓ 妈妈在包抄手

↓ 我家大门

↓ 哥

↓ 爸

↓ 放学的娃

↓ 县城正在搬迁,县广场的公告栏全是分配方案。多年前,曾经贴着一条“热烈庆祝我县入选国家级贫困县”的大幅标语

↓ 街头的煎土豆,孩子很难抵挡这诱惑

↓ 中午放学的娃

↓ 广场的勒杜鹃也开得很好

↓ 这位抱娃的兄弟打牌打得专注

↓ 这娃,正中午的大太阳下面做作业,也不找个阴点的地方。我小时候放了学,有时候也会在广场的台阶上先做完作业。不过一般是等着朋友玩的时候没事干才会这么做。否则就会把作业留到晚上睡觉前。我是一个做作业不自觉的学生。

 

 

↓ 小学门口,花花绿绿的小贴纸,我们小时候玩的是用口水先弄湿,直接蒙到书上的贴画。

↓ 小学教室门口,午间休息,这娃也在做作业

↓ 小学的一个角落,树阴下很凉爽

↓ 小学居然有个食堂,我上的时候没有。看她们吃的米线,还挺好吃

↓ 这俩,还等着我在绥江贴吧里贴出他们的照片呢

↓ 樱花梦歌舞厅,我姐姐N年前开的歌舞厅,现在成了儿童专用店,老牌子却没摘掉

↓ 街面卖的樱桃,很诱人

↓ 这娃戴个草帽拿双草鞋很HAPPY的样子

 

↓ 老街的房子

 

↓ 老街破败了,几乎无人居住

↓ 可能是哪里的工友在这里晾的衣服

↓ 以往县城经常停电,停电后要点蜡烛,所以夏天发生火灾是家常便饭。我记得高考前的某一天,我在窗帘上看书,也不小心把蜡烛点着了,火一下子就烧得老高,把我吓坏了,几天之内晚上睡觉都很害怕。小时候,有很多很害怕的经历,只是我都悄悄的独自吞咽了,到现在,觉得有些不明白当时我为什么不找朋友或者爸爸说一下。如果当时说出来了,我现在的恐惧症会不会好一些。

↓ 巷子

↓ 这个娃很好看,据同学说,这居然是我小学一同学的娃。还是熟人呢,怪不得她傻愣愣的这么看着我

 

↓ 扫街快完的时候,娃们下午又该上学了,迎面而过很多三三两两的学生们

↓ “告别绥江”,这样的告别演唱会在这个快要被淹的小城里到处都是

↓ 电影院门口,以前爸妈的上班地址在这上面,这个楼梯的扶栏,我们经常从上面骑着滑下来

↓ 这个地方,我每天上学会从这里经过。

↓ 又快要回家了。这里路边人家种的小盆花草

↓ 我家楼顶,爸妈在给枇杷树浇水

↓ 爸爸给我找熟了的枇杷

↓ 无耻摆拍

↓ 晚上,跟朋友吃完饭回来,到了我家楼下,抬头看到一轮弯月,跟路灯一起温柔的守候着我的家。家里爸爸妈妈在等我。

↓ 这个美女不是我

 

Posted on Thursday, May 10th, 2012 at pm 2:16.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5 Responses to “【回家】2:养我的小城”

  1. z says:

    海哥还会拉二胡的啊

  2. GUO says:

    你也点着过窗帘,我也把我家窗帘点着了

  3. z says:

    我家好像是我哥把窗帘点着了,就是晚上点蜡烛看书的时候

  4. 开心果 says:

    家里怎么拍都是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