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8 Comments » | 8,548 views

 

外婆去世了。我匆匆赶回,一个多么混乱的旅途啊,零散地在我的脑子里塞满了碎片:快钻入夜色的广州机场,我开着车转了几圈才找到合适的停车点;飞机上,难吃的“海鲜饭”,我一口一口困难的吃个精光,旅途还长,不吃是不够体力的;宜宾回县城的路上,已经漆黑的深夜,窄窄的山路换成了新建成的二级公路,在“会议”界内的路旁,一个闪着小灯的水晶棺,里面躺着下午刚撞死的10岁左右的孩子,孤独的摆在那里,白雪公主有她的王子,可是这个孩子呢?他的家人呢?当晚宿县旅馆,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就见到了很多多年未见的兄弟姐妹。妈妈家一共3个姨两个舅舅,到我这一代10几个表兄妹,20多年前在一起玩仿佛还是昨天的事,现如今,个个都抱着娃,拖家带口,再见面特别亲热。我们。我们一起,在大山里,寻找我们的根,我们的童年。

↓ 背篓,除了背猪草,还可以背娃,小时候,我经常呆在里面

↓ 外婆家门前的梯田

 

 

↓ 表妹和表妹的女儿,小家伙手不小心被烫到了,在哭

↓ 以前这里是弯弯的山路,很难朝上面走,现在新修了一条车可以通行的路,人好走了,车还是不太好走,对底盘要求很高

↓ 路边

↓ 左面山上住户都姓吴,右面都姓杨。小时候我们一路从这头走到那头,沿途摘黄瓜吃番茄,村民只会笑笑,说,多拿点

↓ 竹笋

 

↓ 路边的野草,这个可以用来用我最喜欢吃的耙耙

↓ 丛里有人家

↓ 路边美丽的小农妇,抱着娃,守着自己的老公种地。往下是山崖,对面是大山。

↓ 在插玉米秧

↓ 一家三口,织女和牛郎就是这样的吧

 

 

↓ 樱桃,青青的,就快熟了

 

 

接第2页

Posted on Thursday, May 10th, 2012 at am 11:43.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8 Responses to “【回家】1:生我的大山”

  1. 开心果 says:

    有亲切感
    照片怎么看,都有意境~~

  2. rfx1314 says:

    我老家也差不多这样,原来五月姐是四川人??

  3. chayton says:

    那小女孩的手汤的肿成这样了?好吓人!!

  4. Anonymous says:

    勾起了对老家的回忆啊,那个草草可以做艾耙,小时候我们也经常去扯

  5. 三月的世界 says:

    那草叫粑粑草,加点糯米面加工后就做成了草草耙,很有特色,吃起来也很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