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6th, 2015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1 Comment » | 2,366 views

阅读全文 »


August 13th, 2015 Posted in 小溪的幸福生活(图), 悠长的五月 | 3 Comments » | 1,756 views

黄大胆回家一通得瑟,把我的心撩拨的如小鹿乱撞,休了三天假,拉上娃就飞到了湖南,每天肚子被莲子塞得满满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阅读全文 »


April 3rd, 2015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1,124 views

 


January 18th, 2015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1,696 views

阅读全文 »


December 14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2 Comments » | 1,932 views

阅读全文 »


November 11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2,234 views

阅读全文 »


November 10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2,273 views

说实话,这趟青海,来之前就是“嫂子”一句话:“叫弟弟带我们去草原上烤肉”搞得大家心痒难搔的。青海的第三天,愿望实现了,比想象的还好。因为昨晚的讨论还仅限于随便找个地儿,煮也好烤也好,整熟了吃,孩子们就地疯,离城也不用太远。没想到走啊走啊的,路上看到个雪山尖,我强烈要求下车拍照,从岔路拐进来一看,杳无人烟满地是羊啊。小溪水叮铃铃的往前跑,雪山还是远远的,但一看遍知这小溪水的来历。简直有拥抱大地亲吻草尖的冲动。

阅读全文 »


September 4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1,697 views

青海回来已经两个月了。这次去青海很懒,相机很少拿出来,基本都是在用手机。回来后发现自己还是对iphone的拍照水平过于乐观。看惯了我的50 1.2,手机照片根本看不下去。不过翻看手机的流水,能很清晰的让我想起那时的一幕幕,记忆里的美好能再翻腾一下。所以我是要照片直接精美得让我翻腾还是想在记忆里一幕幕清晰的翻腾呢?这是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今天终于整理出青海的第二天了。没有按顺序,从火车惊魂,到火车时光,到第一天青海湖,才到这里。可是我不想一步步的走,这里又不是人生,想咋走咋走。嘿~

(以下全是相机照片,本来整理了手机的以记录行程,暂时忘了传,又懒得补传,只好改天再补充。)

这一天是黑河水库附近的察汗河景区。野炊和爬山。不是著名景点,只是一处小风景,在山野大块吃肉大口吃黄瓜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阅读全文 »


August 9th, 2014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2 Comments » | 2,788 views

说实在的,这次休假是最不愉悦的一次,倒不是说休假本身。而是此次休假背了太多心里压力。一堆工作被拦腰截断;家里心情也不利索,前一夜跟2大爷莫名其妙吵了一架,溪说,妈妈我听到你哭了。我赶紧问,还有别人听到吗?溪说,没关系,我觉得别人就算听到了也以为是我在哭。

就这么纷纷乱乱的上路了,以至于我路上拍了张娃娃们兴高采烈的照片,想豪放的配个纵贯线的“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拼命向前是唯一的方法”,又因为心情没理顺提不起劲儿来。谁知道上地铁半小时还来不及想更多,我们的旅途就差点始乱终弃了。

是这样子的。4个妈4个娃,为了省钱打算从广州火车站到兰州(晚8:20发车),周五怕广深高速堵车于是弃了汽车方案,订好了深圳罗湖站到广州火车站的高铁(晚5:54发车),而我们在深圳龙岗,怕路上堵车我们选择地铁到罗湖。

这段有点啰嗦,不啰嗦怎么惊得了魂呢?

我和娟被工作搞到拖不开身,约好3点半出发结果4点过才出门。车往地铁站的途中,娟子弱弱的来电:龙,我觉得时间有点赶。我漫不经心的说,没事吧。

现在回忆刚才那一幕,我觉得很吃力,我甚至想不起来我们什么时候突然在地铁上意识到时间真的很紧张了,只是记得转地铁出地铁,一路我们就已经开始狂奔,4大4小狂奔在地铁站火车站,5点54的高铁,我们到罗湖车站取票的时候已经5点50分了,冲进候车区车已经开了,工作人员让我们紧接6:02分的车,我们这8个人的旋风队,突破一道道的卡:出闸,进闸,安检,我一边狂奔一边心里还在神经质的一遍遍哼纵贯线:“命运哎呀,什么关卡”。后面行程一环接一环,像一副被推到的多米诺,第一环没站稳,其余的全部摇摇欲坠。 阅读全文 »


November 16th, 2013 Posted in 小溪的幸福生活(图), 悠长的五月 | No Comments » | 1,469 views

阅读全文 »


May 20th, 2013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2 Comments » | 5,463 views

(已经逝去及最终逝去的)

第一辆。
我人生中接触的第一辆车好像是永久牌的。印象深刻的是,这是一辆28寸大单车,晚饭后,爸爸时不时会骑着车带着我们兄妹出门溜弯。小县城靠边就是乡下,小的时候没到过什么地方,只知道世界很大,所以只要一直往前走,总会碰到意想不到的美好。而我每次都没有失望过,每天都期待爸爸能再往前一些,就一些。
那时候的孩子们学单车都是从三角架伸一只脚过去骑的,因为当年没人见过专门给小孩子骑的车。这种骑法远远望去,那车上的孩子象一只只抱在车上的树袋熊,我是其中的一小只。

第二辆。
第二辆车见证了我所逝去的朝气蓬勃的青春。这是辆黑色24寸的轻便小车。
它是我在大学校园时买的,当时宿舍至教学楼步行需二十分钟,全靠它代步。而它最富传奇色彩的经历是我在昆明郊外工厂工作一年后的第一次跳槽,那一天我像足了一个第一次进城的村妞(本来也是),身上左右都斜跨着背包,身后也背着个大包,前面车篮子里绑着包,车后座还绑着大包, 阅读全文 »


March 28th, 2013 Posted in 小溪的叽叽咕咕(画), 悠长的五月 | 4 Comments » | 3,216 views


February 17th, 2013 Posted in 小溪的幸福生活(图), 悠长的五月 | 3 Comments » | 5,576 views

家乡因为建电站被水淹了,父母都搬到了新建成的安置房,在网上一遍又一遍缅怀了自己的童年,伤感过了决定过年回家看看。

封面:县城里的跨年烟花

阅读全文 »


January 6th, 2013 Posted in 小溪的幸福生活(图), 悠长的五月 | 5 Comments » | 5,071 views

 

2012年1月27日。2012年的春节,我全家,爸爸妈妈哥哥嫂嫂两个侄子在深圳集合,家里很挤,心里很暖。我、溪溪、阳阳和我哥在深圳湾骑自行车,上一次阳阳来深圳是8岁,现在16岁,是个喜欢看书的大孩子了。我哥是个骑行爱好者,摆弄自行车像摆弄玩具。

阅读全文 »


December 17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5 Comments » | 34,207 views

(曹操趁我出门10分钟的时间,把标题改得乱七八糟。改了就改了,我就不再改回来了。)

POP范儿的淖导(早上10点)

阅读全文 »


September 13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4 Comments » | 2,613 views

家住深圳西,公司在东方,所以我每天顶着朝阳上班,迎着晚霞回家。深圳的天空很美,时不时还会有一轮火红的圆圆的太阳在正前方引路。有时候在路上开着车,看着美丽的晚霞,会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经常在想,要是我也有一个小汤哥在碟四的相机就好了,眼睛就是快门,头一扭就取景。

今天正好相机在车上,我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开车,一边举着相机不断的按快门(危险举动切勿模仿),这路上的20分钟,正好是我下班路上夜幕降临的一整个过程。

封面

阅读全文 »


August 21st,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1 Comment » | 1,963 views

照片是我哥拍的,今天在他空间里看到这些老照片,感慨万千,物是人非,再过一段时间,这些回忆就到水库底下去了。

↓  这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绥江县进修校,我家住在三楼,这一面是从学校里望进去,房子的那一面,朝着一个坟地,近在眼前,坟地里时不时有人盗坟,所以会有零星的坟是空空的黑洞洞。白天的时候小朋友比胆大,我还曾跟大家一起在坟头上闭眼打过坐。但其实一到晚上,这个坟地令我非常害怕非常恐惧的地方,每天晚上进修校的孩子们一起玩,该回家的时候大家会齐声唱起“桃李开花,各人回家,不回家的是胖娃娃…”各自回家去。因为那片坟地,这栋楼的三层拐角楼梯我总是走得胆战心惊,哥不在的时候,我会大声大声的唱着往家里走,走到三楼常常会突然控制不住,往家里狂奔,边跑边大声喊,妈妈开门!妈妈开门!我很害怕站在门口等着开门,害怕身后。坟地的边缘的树枝,会直接伸到四楼的走廊上,所以我们在那里掏过两次鸟窝

阅读全文 »


May 10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5 Comments » | 3,998 views

 

↓ 家里的花,总是开得很好,这是月季,小时候总把它跟玫瑰混起来,后来会分辨了,月季是清香,玫瑰的香味更浓郁一些。

阅读全文 »


May 10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8 Comments » | 8,279 views

 

外婆去世了。我匆匆赶回,一个多么混乱的旅途啊,零散地在我的脑子里塞满了碎片:快钻入夜色的广州机场,我开着车转了几圈才找到合适的停车点;飞机上,难吃的“海鲜饭”,我一口一口困难的吃个精光,旅途还长,不吃是不够体力的;宜宾回县城的路上,已经漆黑的深夜,窄窄的山路换成了新建成的二级公路,在“会议”界内的路旁,一个闪着小灯的水晶棺,里面躺着下午刚撞死的10岁左右的孩子,孤独的摆在那里,白雪公主有她的王子,可是这个孩子呢?他的家人呢?当晚宿县旅馆,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就见到了很多多年未见的兄弟姐妹。妈妈家一共3个姨两个舅舅,到我这一代10几个表兄妹,20多年前在一起玩仿佛还是昨天的事,现如今,个个都抱着娃,拖家带口,再见面特别亲热。我们。我们一起,在大山里,寻找我们的根,我们的童年。

↓ 背篓,除了背猪草,还可以背娃,小时候,我经常呆在里面

阅读全文 »


March 26th, 2012 Posted in 悠长的五月 | 13 Comments » | 15,110 views

乐昌九峰是一个去年我就很向往很向往的地方,一直觉得路途遥远,可惜花期就这么短短几天,我怕我要是不去,心里又要再挠一年。所以临近决定的最后两天,我变得很坚决很坚决,把QQ签名也改了:因为向往,所以坚持。

这一趟小溪没跟出来。很久没有自己撒欢了,虽然我很希望拍到小溪在花间奔跑的样子,自己出行,感受又大有不同。

我们来的这一趟,还是不太赶巧,晚了一周,跟上次去溪头村一样,李花也谢得差不多了,稍有遗憾,但纯朴的九峰人把这趟旅程变得美好。

封面:

阅读全文 »